master你过来,我给你加个buff

【邪教慎!】绿水青山图(郭嘉x韩文清x郭嘉)

1.拉郎拉郎拉郎!不喜勿入!
2.文笔死光了。
3.真的不知道自己干啥。
4.ooc属于我,荣耀属于虫爹,祭酒属于历史
5.完全架空,文言部分一堆语法错误欢迎提出修改意见!
6.有点烂尾
以上能接受吗?
HERE WE GO!

【郭嘉x韩文清】绿水青山图

  主帐内群僚皆寂,无人言语一字。

  正中的座位上坐着一个人,帐外透入的阳光不够明亮,照不清他的面孔。

  “此战凶险非比寻常,诸卿可有敢涉险者?”声音比起面孔倒是清晰更多,洪钟一般的声线震得空气中的灰尘都在凶险地颤抖。  依然无人应答。仿佛在这个昏黄的空间里,一切都凝滞了。

  帐外的乌鸦盘了一轮又一轮。

  “末将请战。”掷地有声的一语,将这粘滞的一切击碎,化成褐色的半透明碎片落在地上。

  韩文清那双如猛虎般的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帐上坐着的那个人。一身墨色的铠甲反射出意外柔和的光芒。

  主位上的人抬起手刚欲褒奖,却被一道略带着些哑的嗓音截住。

  “臣请与韩将军共往此役。”

  主将的目光顺着那缕缠着顽疾的声线看去,正撞上郭嘉清亮的视线。与被身子骨折磨的微哑的嗓音不同,他的目光中的华彩没有一丝喑哑或暗淡,主将觉得自己每当撞到那双眼睛的时候,那目光都仿佛钉透了他的眼眶,直直地顺着魂魄兜入一阵清凉。不是令人恐惧的洞悉,在自己人眼里,那样的目光令人安心。

  主将点头,算是应允了他的要求。挥手示意众人散去。

  帐外阳光正好,绿水青山仿如画卷。

  青衫的军师疾步赶上墨铠的将军,轻巧地行礼,仿佛被一阵风扶着。

  韩文清皱眉看着眼前衣衫都谈不上整齐的男人——“郭军师是急着投胎么?”这样一战,一个病秧子怎么受的住。明明身子骨那么差,还总是随军犯险,不跟着大军的时候也是日日糟践自己的身体。韩文清从看不惯他那不检点的行为。

  “韩将军刚才殿上,为何半晌才请战?”答非所问,郭嘉扔出的是一个韩文清最不想回答的问题。偏提问者仿佛丝毫没看出他的怒气,眯着眼睛活像只等着偷腥的狐狸。

  “与你何干?”声音里是隐隐的怒气。

  “哎,韩将军别急着生气啊。”郭嘉咧嘴笑了,得,这回是偷着腥的狐狸,“生灵涂炭,众生皆苦,可唯一解决这苦的办法,就只有以战止战,以杀止杀。嘉懂这道理,韩将军未尝不懂。”他若不懂,又怎会说出那句请战呢。

  郭嘉知道,至刚之人,难免有着令人难以置信的柔情。

  韩文清的眉毛动了动,方才的怒气消了一半。

  “说到底,我只是不忍这绿水青山,如图如画般的一切化成焦土,不忍家国飘零。内乱来,每遇敌将,几乎都曾是你我同僚。”他接上了郭嘉的话茬,等着他更加得意的神情。

  可没想到郭嘉不笑了,他敛袖,对着韩文清行了一礼,“将军赤子之心。”  韩文清的怒气彻底没了。

  自那日起,两人的话多了不少,来往也频繁许多。

  出征之日,不太擅长骑马的郭大人还时不时从车上窜下来骑着马与韩将军并辔而谈。

  “你为何总是这般糟践身体,一介军师,运筹帷幄即可,何须以身犯险?”

  “运筹帷幄乃非凡人可为,嘉不过一介军师,不敢躲于帷幄之中。”

  “功名要紧,还是性命要紧?”

  “自然性命要紧,可嘉随军,又几时为了功名。韩将军,你想守护这绿水青山,嘉何尝不是。嘉拼尽了一生,只愿换得吾主天下长安,这不是功名,这是此生志在必得之事啊。”

  “……平时爱惜些身子不好?”

  “谁知嘉还能活几个年头呢,及时行乐岂不美哉?”

  “……”

  耀汉十二年初,将军韩文清以军师郭嘉之计定北山之乱。此一战史书千载,皆以为是不可能的一战,只能说郭军师奇智,韩将军神勇。

  耀汉十五年初,二人再征辽北。获数次大捷。

  耀汉十五年末,军师郭嘉病逝于辽北。韩文清为其请封,追贞候。

  耀汉十七年初,韩文清擒叛匪之王,长达五年的内战终于结束。

  一身墨甲的他,擦去兵刃上的血迹,眼前是绿水青山,如图似画。他终于为君王,为自己,也为他换回了这河山的安宁。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