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ster你过来,我给你加个buff

不再见(海里单箭头亚梦,结局海耶)

第一次在lof上发文,献给我最爱的童年男神。
这里墨萧桓。如果您看到这篇文章请评论一下让我知道好吗?
虽然引用了一手中文歌但是当时抽题抽的就是这个实在没办法。
本文首发过百度贴吧。
以下正文
——————————————————
  三条海里看着茶几。干净的玻璃台面上有一张请柬。鲜红的封面搭上烫金的大字,好不扎眼。
  他伸出白皙的手指,轻轻触碰那略带着寒意的金色字迹。心中是万千感慨。十年的时光过得太快。快的让他措手不及。
  而这张请柬也来的太快了。快到他还没有来得及接受。
  他慢慢的翻开封面,红色缎带将淡黄色纸面的四角固定,华丽而平凡的设计。如果说这张请柬和一般的有什么不同的话,那一定是上面用钢笔花体细描的她独有的签字——日奈森亚梦。
  他细细的摩挲着那熟悉而独特的字体,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忽视旁边新郎的名字——月咏几斗。
  微微仰脸,他那双本就是蓝色的双眼更是写满了忧郁——与平日的清明冷淡不符的忧郁。泪光被藏在镜片的反光后。
  二阶堂由佳里不知何时走了进来“你哭了?”她安静的问道。
  “我没哭。”三条海里低声的回应道。平淡的语气,仿佛不只是再告知姐姐。更是在告知自己。“…还是别撑着了吧,三条同学?”二阶堂悠那愉快的声音不合时宜的响起,但是却充满着关切的味道。
  “我没撑着啊。”海里答道。无论何时他的语气里永远只有平静。让人想打他两巴掌的平静。
  “那…你去吗?”二阶堂由佳里犹豫着询问。
  “当然。”干脆利落的回答,仿佛刚刚忧郁彷徨的是另一个人一般。十年的时间让他成长,让他更能够理智的控制自己的情绪。
  “……你确定?”二阶堂由佳里似乎还想再说些什么“不用再问了。”海里站起身子,转身走向自己的房间。
  “这样去,真的会后悔的哦。”二阶堂悠的声音,尾音一如既往的上扬着。
  “这种程度…不会影响我的路。”冷淡的回答。
  婚礼那天,三条海里简直想狠狠的打自己的脸,打肿为止。
  教堂的玻璃穹顶反射着明亮的阳光,外面是如同托帕石般蔚蓝澄澈的天空,几只教堂养的白鸽在天空翱翔,教堂白色的立柱上挂着漂亮的红色玫瑰花束,座椅中间铺着漂亮的红色地毯,而走到的尽头也架起了明艳的粉色玫瑰花门。
  一副和谐浪漫的景象,就好像漫画里画的那样。
  三条海里慢慢的整理好自己墨绿色西服的领口,走到自己的座位坐好,眸中略带着些许不安。
在他焦灼不安的同时,他却没有注意到,一个亚麻色头发的女孩在这时走进了教堂,小心翼翼的坐到了他旁边——已经不再戴着红色蝴蝶结,而是用一个墨绿色发夹挽起了头发的结木弥耶正在小心翼翼的看着他,棕色的眼中带着些许的担忧。
  ——日奈森亚梦出现了……很快就要叫月咏亚梦了吧。海里这样想着,眸中带了些许痛苦的神色。
  都说穿上婚纱的女人是最美的,日奈森亚梦自然也不例外,粉色的头发在白色的头纱下微微有些朦胧,头纱和头发链接的卡子处是几朵清雅的白玫瑰,脸上化了淡淡的妆,衬得她本就姣好的容颜更加光彩,白色的婚纱上巧妙地点缀了些许粉红的玫瑰,玫瑰的花蕊处镶着一小片深蓝——那是几斗头发的颜色。她就这样被她父亲挽着,走入了大厅。
  海里盯着亚梦,仿佛他的眼已经被某种看不见的锁锁住了一样,他的眼中只余下她,看着她一袭白纱从他身边走过——一步,一步,走向那前方的玫瑰花门,在那里,月咏几斗正在安静的看着她。海里略微一挪视线就能够感觉到几斗目光的焦灼——爱的焦灼。
  海里感觉自己的心头揪紧了,随着神父一句接一句的询问,他开始越来越痛苦。当他听到日奈森亚梦那句“我愿意”的时候。他只感到有什么东西在心口被打碎——一片冰凉。
  神父再次向几斗询问后得到的也是肯定的回答。接下来,神父转向了台下的众人——“你们是否都愿意为他们的结婚誓言作证?”
  ——我不愿意,不愿意!!心头有着什么东西在咆哮,三条海里感觉自己几乎要发抖了,胸口在痛苦的皱缩着,心脏被挤压入狭角。
  ——冷静点,我不能失去理智。
  ——三条海里你好人做够没?你就是个配角,永远的配角!!!
  ——我得冷静!!!
  周围的一切都已经变成了空白,在海里的眼中耳中只剩下了他和自己心声的对话。
  +——我只是这个王子与公主的故事的配角,对吧?
  ——那么,就这样吧,也…挺好的。
  慢慢睁开眼睛,此时众人已经在鼓掌了。
  “接下来按流程就是去宴会厅吃饭了吧…果然还是…不想去。”
  这样想着的海里一个人离开了婚礼现场,有生命以来他第一次在街头这样闲逛——漫无目的的闲逛,永远不知道自己下一秒会去哪里的闲逛。
  街边的音像店里传出了歌声,似乎是前一阵子很流行的曲子。
  ——原谅捧花的我盛装出席只为错过你。
  ——祈祷天灾人祸分给我,只给你这香气。
  ——但我卑微奢求让我存留些许的气息
  ——好让你在梦里想起我曾紧抱你的力气。
  “我…连留下气息的机会都没有吗?”叹息般的自语从唇间吹出,三条海里的眼皮微微垂下,心口那份好像被打碎的东西已经不再冰凉了,反而变得空洞洞的,充满了不真实感。
  他沉默了片刻,“……结束了。”微微仰头,干干的双眼看向明亮的蓝天。“…我真的,没哭啊。”那双眼睛里的确没有哭过的痕迹。
  用钥匙打开门锁后,三条海里躺在了床上。
  看着头顶上的天花板,他原本空落落的心头开始涌动一种莫名的感受,酸酸的,像是一种钝痛,伴随着每一次心跳,就仿佛他的心脏变成了一个铁锤在敲打他的胸膛一般。
  烦躁……意料之外的烦躁……
  海里把头埋进被子里试图躲避这种感受,从某种程度上讲他成功了。因为在经历了一天的灵魂折磨后,他睡着了。
  海里这一觉不知道睡了多久,当天睁开眼睛的时候,天边是明媚的曙光。
  “……不知不觉把下午和晚上都睡过去了吗?”
  他只感觉口中有一种怪异的干燥感,就像唾液无法分泌一般,感觉舌头好像变成了龟裂的大地一般——好渴……
  出门到餐桌前倒了杯水,微凉的口感滚过喉口,瞬间感觉口中湿润了许多,一口咽下去,海里才发现自己心中已经平静了很多——对于一个感情受挫的人来说,还有什么比安静的睡一觉后喝一杯凉白开更好的药物呢?紧接着,就像是顺着水流被洗了下去一般,胸口开始变得一阵畅通,整个人似乎都轻松起来了。
  三条海里望着客厅落地窗前绚烂的彩霞,他的胸口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膨胀,让他的胸口感到满满的,但是与昨日的悲伤不同,那是一个让他很踏实的东西——希望。
  手机的铃声适时的响起,海里接起电话,对面是弥耶有些青涩中夹杂了些许紧张的声音“对不起班长……这么早打扰你休息了吧……那个……可以陪我去给小梦梦买一下结婚礼物吗?”
  “当然可以。”海里答道,唇角不自觉的带了一丝淡淡的浅笑。
————FIN————
结局和收尾可能有些草率,
望不嫌.

评论(3)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