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ster你过来,我给你加个buff

【张安】杏林岐黄(一)

算是生贺吧

开一篇新文

应老婆的要求

江湖神医张x太医安。

幼儿园文笔,逻辑早夭,多担待。

以上,能接受?

here we go!


  张新杰第一次进宫,这是他没到过的地方。

  没到过不代表会惊慌,也不代表会出现什么问题。他从容地走入德妃的熙华宫,端端正正地行了一礼——宠妃久年无孕,太医从未查出不妥,便找了宫外的神医张新杰来帮忙诊治。

  张新杰三十出头的年纪,却是江湖赫赫有名的医者。这名号可追溯到他弱冠之前,江湖上便早就传满了这位神医堪称奇迹的名号。当年冀州的瘟疫令人记忆犹新,无数名医看诊无果,灾患日益严重,各地的名家请了一波又一波,却无人能解决这时疫之险。无奈之下只好在城下张榜,以寻得一人能医此症。时礼部尚书之子,年仅十八岁的张新杰揭榜直下冀州,不出几日便研究出了可解此症的药方,救下了数百名百姓的性命,为世人所赞。

  五年后,礼部尚书因党争失败抄家,其子张新杰不知所踪。又五年,江湖神医石不转名扬四海。帝王虽知他身份,却并无责难打算。而张新杰似乎也无意牵涉党政之中。只是四处云游,以治病救人为己任。

  德妃将军之女,无孕无非是来自皇上的忌惮,张新杰诊脉后心知肚明,却只是叹口气说并无问题——有些事情不是他可随意左右的,若在此事上多做纠缠,反而可能连累无辜。

  出了熙华宫,张新杰由内侍领着往宫门走去。

  张新杰无意久留,可是有一个人却格外想见他。

  年轻的新任太医匆匆从太医院出来,正撵上准备离去的张新杰。

  张新杰有些疑惑地见了个礼,打量着面前的年轻人。

  青年擦了擦急急赶路而粘在额前的汗水,及冠没几年的清秀面庞上绽开了一个略带着紧张的笑容。

  这一来张新杰倒是觉得他有几分面善,有些疑惑地想要询问,小太医却先开口了。

  “石神医可还记得我?我为官之前曾在冀州与您有过一面之缘。”

  冀州…张新杰回忆了片刻。当年他救治的人太多,一时间竟有些茫然。

  青年见他迷茫,眼中不由得掀起了些许名为焦急的细小波澜。

  看着他这副表情,张新杰倒是恍然想起了些许。冀州当时有个官家的夫人病笃,请他去诊治的是那官的幼子,十岁出头的年纪。那孩子也是这般,虽不紧不慢,但眼中泛着的着急却骗不了人。

  “想来阁下是安太医?”张新杰想起了那小孩的名姓,其他稀碎的回忆也一起被牵起。他还记得他治好那夫人之后小孩艳羡的眼神,与要成为医者的誓言。

  安文逸听他说出了自己的名姓,心下一喜,虽没有过多的流于表面,那双不会骗人的眼睛却把他的思绪说的清清楚楚。

  张新杰看着他那双眼睛,心头不由得一动——仿佛他还是礼部尚书公子,而眼前人是那个一心想救天下的孩童。

  “当年先生救母之恩,安某至今难忘,不知可否请先生晚些时候到寒舍一叙。”安文逸虽然激动,却也捺下了自己激动的思绪,毕竟此处宫门,张新杰本就身份尴尬,若他真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怕是落人口实。

  张新杰展眉——当年年幼的小孩如今已成长许多,当真可独当一面了。

  张新杰应下了安文逸的邀请后,安文逸便转身告辞。

  离了宫门以后,张新杰先是往安文逸的住所走了一趟,知道位置后便找了一家小馆来吃午餐。他吃着,却偶然听到些许议论——诸如安太医医术远不及徐太医和袁太医,当不起太医之名云云。更有甚者竟说安文逸是因讨好了陈侍郎家的小姐陈果才登上此位的。

  张新杰摇了摇头,只觉得好笑——那个青年身上有很多医者应有的品质,假以时日必定是位名医。眼下这些人未免太狭隘了些。

  不理会那些片面之人的微词,张新杰填饱了肚子付过了账,便往集市上闲逛一回,想寻些医典药方。转眼间日头微沉,要到他与安文逸约定的时候了。

  安家的院子不大,却也是官邸。没想门口小厮通传了一声后,安文逸立刻便迎了出来,竟是已在门房等他许久。

  


TBC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