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ster你过来,我给你加个buff

『张安』不相识(警匪pa,小学生文笔注意避雷)三

作者的碎碎念:
前文(二)见 @南浦月 ,戳tag也可,(一)见我的上一条。
个人比较推荐戳tag,因为我俩联文,一人更一段的那种。可以直接关注tag。

食用tips
1.本文cp向张安
2.想催更点心点手哦!
3.超期待各位的评论!
4.后期可能出现叶韩。
5.有意见或者想看的情节可以跟我说——我会酌情满足大家的!
6.张警安匪,刘皓反派boss,注意避雷
7.本章韩张(伪)出没,虽然是假的但请注意避雷。
以上看清了吗?
Here we go!
——————————————————————
  安文逸虽然不愿说出来,但是在他的心底,有那么一瞬间是希望叶修能露出一瞬惊讶的神情的。但是叶修很成功的让他失望了。

  那张脸上依然是那副吊儿郎当的表情,连自己人有时候都想一拳揍上去的表情。

  “谁?”不咸不淡的问句,听着像个无聊的玩笑。

  “张不转。我对警局的人并不是很熟悉,所以他具体的职位我也说不上来。”安文逸采取了一副公事公办的口吻。他心里有一种怪异的感觉——他暗恋多年的前辈的命运,可能就掌握在他的这几句叙述里?

  安文逸自嘲地摇了摇头——开什么玩笑。理智的人即使在感情面前也从不自负。他十分清楚,以叶修的判断力,他的叙述起不到任何改变决定的作用。想通这一点后,他的叙述自如了不少。

  “他的真名是张新杰,如果他按照他大学学的专业进入的系统的话,他应该是一个法医。”停顿了片刻,安文逸又下定决心似的开口,“我之所以这么确定而清晰的知道他的过去,是因为他是我暗恋多年的学长。”

  “张新杰?”叶修的神色依旧没什么变化,“噢,霸图的主检。我还在的那会儿他们可都传着他和韩文清在一起了——你该怎么带就怎么带吧,别让他知道我让你做的事就行。”

  安文逸差点没听见叶修的后半句话,前半句里的信息让他如同被雷击中了一般。混乱的情绪从心底涌起,让他感觉胃里一阵翻涌。强压下不适,他又恢复了公式化的镇定,“我明白了。我会尽量不掺杂个人感情的。”仅仅,是尽量而已啊。

  叶修没说话,他知道安文逸话里的意思,他没有阻拦,也没想阻拦。

  在安文逸走出房间后,叶修的唇角挂起了一抹心脏的微笑——“小安啊,还是太嫩了。”

  安文逸从来没发现,走路原来是这么吃力的一件事。过分沉重的东西使他的双腿如同灌了铅一般——这种情绪大概就是失落与悲伤的混合物吧。

  安文逸并不擅长琢磨感情上的问题,他很明智地选择了放弃了进行这种无用功般的思索和研究。如同吞了铅块的胃里稍微轻盈了些许,但是痛苦依旧没有缩减太多。

  痛苦下的理智才是更难能可贵的吧,这样是不是能离前辈近一些呢?

——————————————————————

  张新杰看到小手冰凉回来了,他注意到,小手冰凉的情绪似乎产生了一些变化。但是他清楚地知道,这不是自己应该关心的,自己也没必要关心。

  他对着小手冰凉点了点头,后者回给他一个有些无力的微笑。“刚刚去回了一下老大,他的代号是君莫笑,以后我们两个都可能给你下指示。”

  “明白。”张新杰应了一声,声线里依然没有什么明确的情绪。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在自己说完这两个字后,小手冰凉的表情又黯淡了几分。

  “那么这里以后就是你的实验室了。”想起了什么似的,小手冰凉又补了一句,“这儿只有咱们两个人工作,是权限最高的实验室。”又沉默了一会儿,小手冰凉仿佛才意识到自己应该说一句什么欢迎新人的话,“好好努力,跟着兴欣混有肉吃。”

  张新杰差点失笑,这种带着些许江湖气的话从眼前的男孩口中说出,有一种说不出的违和感。这人还是去当个大学生才更符合他的气质吧?

  大学生?似乎有什么久远的记忆被触碰,张新杰皱了皱眉头。

  小手冰凉注意到了他片刻的表情变化:“有什么疑问吗?有的话可以提出来。”

  “不,没什么了,谢谢您。”

  “别这么见外呀。”小手冰凉笑了笑,张新杰觉得自己看错了,因为他好像在那双眼的眼底看到了一丝失落,“对我不用使用敬语的,叫我小手就好。”

  张新杰觉得直呼自己上司的代号有些不敬,但是小手冰凉强调了两次这件事了,似乎是执意如此。他只好试探性地叫了一声:“小手?”

  “嗯,这才对嘛。”小手冰凉露出了满意的神色,他伸手抓了抓头发,“行啦,张不转同学,午饭时间也差不多到了,先去吃饭吧,下午我带你熟悉工作。”

  张新杰点了点头,跟着小手冰凉走出了实验室——“卧底工作很顺利。”他心想,“没准很快就能完成老韩的委托了——替他看清君莫笑究竟是不是叶修。”

  幸亏安文逸不会读心术。

TBC

评论(23)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