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ster你过来,我给你加个buff

给雀首太太的一篇长评

太太的《我不做大哥好多年》看着是真的爽。忍不住打开电脑写一个长评出来。第一次写这种东西,如果有冒犯或者错漏还请见谅。

开篇的第一个场景画面感真的超强,直接勾画出了堂主身上带着烟火气的霸气。但是却没有那种肮脏的低俗感。感觉很多句训话都跟自带语音似的,看着很舒服。路人配角的反应和语言也很精彩,把氛围烘托得恰到好处。

转场转的也不生硬,从配角的一个念头直接接到了小先生的动作和神态描写,关公这个比喻超有画面敢啊哈哈哈,感觉能看到小先生满脸通红的样子了。刚刚还霸气的堂主到小先生面前立马乖的跟什么似的(就是他俩闺女的那个物种)把老夫老妻生活化的爱勾勒的淋漓尽致,特别是小先生那句“醋搁山西买回来的?”感觉特别合适,我看见的时候直接扑哧笑出来了。然后堂主的反应也很到位,就好像是家里夫妻日常对话一样,但是联系两人的背景又很反差萌。特别是堂主偷摸摸想着踹手下那段儿,凶巴巴却又怕对象儿,无敌可爱了!

然后就是堂主带着闺女打扫屋子,期间引出三段回忆。感觉上这三段回忆是有时间上的递进的。

第一段的月白风高杀人夜——又是段自带语音的文字,关键是你还让我们注意语气,这句话又承包了我一个笑点,这段的描写很多血腥暴力的情节,可以说手段都很残忍。这更好地表达了堂主和小先生的身份,但却丝毫没有让人觉得他们两个残暴。有一种盗亦有道(?)的感觉。小先生的手法可以看出是真的发了狠了,明明血糊糊的一个画面愣是一大口糖塞到嘴里真的爽。

第二段不知道是不是我过度解读,感觉两个人的地位应该比第一段的时候高,斗胆猜测一下应该是在第一个回忆发生了一段时间之后的故事。这段的描写明显没有之前轻松。对话有些模糊,正因为没有说透才能体现出交锋。大哥把手机扔出来,堂主“双排”的玩笑让人轻松了一下,随后又被“一字之差”的东西牵了起来。这里堂主和大哥应该进行的是俄罗斯轮盘赌吧?都没死的时候两人的对话让读者心里的弦还是放不下,直到堂主开完那一枪才是尘埃落定。沾血的玫瑰暴力而浪漫,隔着屏幕仿佛都能闻到那股艳烈的气味。小先生的那句“你来事了?”把气氛松懈了下来,紧接着下一段“地狱”的描写却在提醒读者,刚刚这里发生了怎样的战斗。这里堂主和小先生是分头行动的,一旦有一方失手,两个人都得完。这种同生共死的感觉真的很带感了。

第三段是婚礼,很短,但很漂亮。开头的几句把婚礼带来的那种华丽典雅的幸福勾勒的恰到好处,紧接着就掀了一股爆炸的热浪进来,提醒大家这篇文的背景。其实也说明了这种生死线上的事几乎是两个人的日常。更好地连上了小先生那句“一个棺材”。小先生的话很直男,但话里的事儿真的很浪漫了。

最后回归两个人的日常,褪去了三段回忆里的血与火,残忍与浪漫,重新回到那种带着午后阳光温暖的老夫老妻模式里。堂主最后一句“不做大哥好多年,要对象狗子热炕沿”可以说是本文最点睛的一句。不知道是不是我过渡解读,这种“不做大哥好多年”的生活是堂主和小先生想要的,但是回到第一段就会发现,他远没从那个位置上歇下来,他们生死线上的日子还没结束,还是可能有一天会倒在鲜血或烈火中——那就共赴死亡吧。


呜呜呜语无伦次写了好多,评论写不下了只能单发一篇lof了,希望您别嫌弃我!@雀首


救救新杰!

安家后院一口井:

产粮拉票!
B萌今天张新杰64进16生死战
目前领先,但是跟第二名票差不够大,这几波增票还一直被反超
求求大家关注一下新杰!
不冲突的投他一票!
教程图是海选的真爱票教程,可以参考,本战投票方法是一样的!
投不了真爱,要给其他角色预留的,投票界面就不要点真爱,给新杰投普票,同时带带别组其他全职角色!
如果新杰今年能进8强,我和@海底捞兔 每人会产一篇粮感恩回馈!
感谢大家!

【邪教慎!】绿水青山图(郭嘉x韩文清x郭嘉)

1.拉郎拉郎拉郎!不喜勿入!
2.文笔死光了。
3.真的不知道自己干啥。
4.ooc属于我,荣耀属于虫爹,祭酒属于历史
5.完全架空,文言部分一堆语法错误欢迎提出修改意见!
6.有点烂尾
以上能接受吗?
HERE WE GO!

【郭嘉x韩文清】绿水青山图

  主帐内群僚皆寂,无人言语一字。

  正中的座位上坐着一个人,帐外透入的阳光不够明亮,照不清他的面孔。

  “此战凶险非比寻常,诸卿可有敢涉险者?”声音比起面孔倒是清晰更多,洪钟一般的声线震得空气中的灰尘都在凶险地颤抖。  依然无人应答。仿佛在这个昏黄的空间里,一切都凝滞了。

  帐外的乌鸦盘了一轮又一轮。

  “末将请战。”掷地有声的一语,将这粘滞的一切击碎,化成褐色的半透明碎片落在地上。

  韩文清那双如猛虎般的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帐上坐着的那个人。一身墨色的铠甲反射出意外柔和的光芒。

  主位上的人抬起手刚欲褒奖,却被一道略带着些哑的嗓音截住。

  “臣请与韩将军共往此役。”

  主将的目光顺着那缕缠着顽疾的声线看去,正撞上郭嘉清亮的视线。与被身子骨折磨的微哑的嗓音不同,他的目光中的华彩没有一丝喑哑或暗淡,主将觉得自己每当撞到那双眼睛的时候,那目光都仿佛钉透了他的眼眶,直直地顺着魂魄兜入一阵清凉。不是令人恐惧的洞悉,在自己人眼里,那样的目光令人安心。

  主将点头,算是应允了他的要求。挥手示意众人散去。

  帐外阳光正好,绿水青山仿如画卷。

  青衫的军师疾步赶上墨铠的将军,轻巧地行礼,仿佛被一阵风扶着。

  韩文清皱眉看着眼前衣衫都谈不上整齐的男人——“郭军师是急着投胎么?”这样一战,一个病秧子怎么受的住。明明身子骨那么差,还总是随军犯险,不跟着大军的时候也是日日糟践自己的身体。韩文清从看不惯他那不检点的行为。

  “韩将军刚才殿上,为何半晌才请战?”答非所问,郭嘉扔出的是一个韩文清最不想回答的问题。偏提问者仿佛丝毫没看出他的怒气,眯着眼睛活像只等着偷腥的狐狸。

  “与你何干?”声音里是隐隐的怒气。

  “哎,韩将军别急着生气啊。”郭嘉咧嘴笑了,得,这回是偷着腥的狐狸,“生灵涂炭,众生皆苦,可唯一解决这苦的办法,就只有以战止战,以杀止杀。嘉懂这道理,韩将军未尝不懂。”他若不懂,又怎会说出那句请战呢。

  郭嘉知道,至刚之人,难免有着令人难以置信的柔情。

  韩文清的眉毛动了动,方才的怒气消了一半。

  “说到底,我只是不忍这绿水青山,如图如画般的一切化成焦土,不忍家国飘零。内乱来,每遇敌将,几乎都曾是你我同僚。”他接上了郭嘉的话茬,等着他更加得意的神情。

  可没想到郭嘉不笑了,他敛袖,对着韩文清行了一礼,“将军赤子之心。”  韩文清的怒气彻底没了。

  自那日起,两人的话多了不少,来往也频繁许多。

  出征之日,不太擅长骑马的郭大人还时不时从车上窜下来骑着马与韩将军并辔而谈。

  “你为何总是这般糟践身体,一介军师,运筹帷幄即可,何须以身犯险?”

  “运筹帷幄乃非凡人可为,嘉不过一介军师,不敢躲于帷幄之中。”

  “功名要紧,还是性命要紧?”

  “自然性命要紧,可嘉随军,又几时为了功名。韩将军,你想守护这绿水青山,嘉何尝不是。嘉拼尽了一生,只愿换得吾主天下长安,这不是功名,这是此生志在必得之事啊。”

  “……平时爱惜些身子不好?”

  “谁知嘉还能活几个年头呢,及时行乐岂不美哉?”

  “……”

  耀汉十二年初,将军韩文清以军师郭嘉之计定北山之乱。此一战史书千载,皆以为是不可能的一战,只能说郭军师奇智,韩将军神勇。

  耀汉十五年初,二人再征辽北。获数次大捷。

  耀汉十五年末,军师郭嘉病逝于辽北。韩文清为其请封,追贞候。

  耀汉十七年初,韩文清擒叛匪之王,长达五年的内战终于结束。

  一身墨甲的他,擦去兵刃上的血迹,眼前是绿水青山,如图似画。他终于为君王,为自己,也为他换回了这河山的安宁。

脑了个拉郎邪教试图卖安利(三国+全职高手拉郎,天邪慎入!)

…嗯…
这个邪教就是——郭嘉和韩文清!
其实是来源我昨晚的梦。
梦见我嘉打职业电竞(很厉害但是身体被熬夜和作息不规律搞得垮的差不多的职业选手x)
然后老韩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被问道怎么看这个新人,老韩狠狠地嫌弃了一把,表示你们这些小年轻就知道作践自己。
我的视角是在嘉嘉背后,看着他肩膀笑得一抖一抖得,然后转过头来跟我说:“这个老古板。”
满眼欣赏的那种。
嘶。

520表白日,致我的偶像韩文清的一封信。

韩文清队长:
        展信悦。
        请允许我在这里奉上我最诚挚的问候。
        我落笔的时刻是五月二十日。我不知道您会在何时收到这封信。
        如果您能收到,我将度过我人生中最幸福的几分钟——被您阅读信件的幸福。
        我是从第一赛季开始粉霸图的,现在这个战队已经伴我走过了十年的时光——从小学至今,每一次我在痛苦的时候您都砥砺我前行。
        最难忘的莫过于那个“决定人生”的盛夏。教室吱吱喳喳难听的电扇折磨着我的耳朵,它们吹起模拟试卷的一角,上面刻印着我难看的分数。但我想——如果是您的话,如果是霸图的话,也许是不会在难看的成绩面前退缩的(虽然霸图从未出现过“难看”的成绩)。
        一不留神自顾自地讲起了老套的励志故事。几个大战队之中,我这个年纪的女粉最少的也许就是霸图了吧。
        毕竟在她们眼里,这个队伍死板、严苛、没有趣味。就连我身边不看比赛的女生都知道霸图是最乏味的战队。
        但是不看联盟比赛的女孩子怎么懂呢?不看霸图的女孩子又怎么懂呢?执着与坚定,在不变中应对万变,以最直接,最猛烈,最勇敢的方式赢得胜利,这是多么值得歌颂的事情啊。这才是一个真正勇猛的男人应该有的行为啊。
        十年之前,您是个少年,一路握紧双拳,一往无前,不知走到何时是终点。十年之后的现在,您依然站在这里,双拳依然紧握,握住霸图的明天,握住未来,依然一往无前,终点依然遥远。
        我知道您的年龄已经很大了,我很担心您在第十赛季之后就会退役,但是岁月也许就是这么无情,谁知道您下个赛季的对手是谁。
        自己,还是时间?
        您也许就是一片大漠中亘古不灭的孤烟,在黄沙中笔直顶天,看不见熄灭的边沿。
        即使您离开这个奋斗过的舞台,我相信您将依然永驻每一个霸图粉心间。
        十年霸图,一如既往。
        冠军和荣光永远属于我们。
        希望您还能再战很多十年。
        不,不用希望,我相信您还有很多个十年。
         至少比叶修多吧。
                                    
                                                                        您的粉丝
                                                                        2018.5.20

【求文】占tag致歉

我妈的同学想看靖苏同人。能接受耽美,吃得下魔道。求几篇精品文做个推荐。
卖安利安利阿姨入坑岂不很爽!
奈何我是隔壁誉苏家的…靖苏文真的推不出两篇!
跪求大佬相助。
不要炖肉的,剧情贴原著一点的,跪求!

【占tag致歉】一点小建议

我请求各位太太下次写文有什么cp的话tag打清楚,tag打不下的你片头给个预警好吗?
经常被莫名其妙的一大口自己不吃的cp填嘴里的感觉真是…体验极差。
有些太太可能要问,你有雷点就不要吃cp群像嘛?
我就雷一对cp,tag都屏蔽了。每次看文还特意翻到下面看看有没有tag是不是系统错误。
tag里面打“cp群像”的我也都不看了
就这么小心翼翼了,各种挑毫无那对cp预警的文吃。
还是能吃到。
糟心。真的糟心。
希望各位太太能注意一点,真的。

【群宣】春去欲尽,中国文豪文豪野犬paro

一个语c群宣。

S市的夜晚,灯火映得星辰黯然失色。
在这璀璨的霓虹流光下,各股势力暗潮汹涌。

“迅哥儿,怎么样了?”苏轼趴在软垫上看着对着稿纸发呆的鲁迅。
“什么怎么样?”鲁迅推了推有些过大的眼镜。
“曲子啊?”苏轼捂额。
“哦…”鲁迅点头,“还是没思路。”
“那算了,问你点儿事。”
“嗯?”
“羽林骑的杨绛,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
“今天她明摆着是奔着你来的啊,抓你的啊?”苏轼再度捂额。
“不知道。”鲁迅实话实说。
“…算了。”

————————————
欢迎来到春去欲尽中国文豪文野paro,接受各种从古至今的中国文豪角色。
目前一共存在三个组织
民间恶势力组织——太平教
民间善势力组织——七色
政府官方组织——羽林骑
不久前,在我国古都X市挖出一块神秘石板,石板上记录了异能力的起源,但是很不幸,石板在挖掘时惨遭破坏,只有异能力者鲁迅的能力“朝花夕拾”可以复原这块石板。
在羽林骑忙于寻找鲁迅时,石板神秘失踪。各组织都知道了石板的存在。
政府需要异能者的秘密,而民间不法组织则想让这个秘密被永久尘封。
介于两者之间的七色,只想要尽量减少无辜的人被波及入这场大战。
不隶属于任何组织的偶像组合鲁迅和苏轼面临着莫名其妙的天降危机。
这一切何去何从?
不说了…大爷来玩啊?
——————————————
人设有审,其余无审,没什么规矩
禁娘苏不是很禁白。
也欢迎来自横滨的朋友和我们进行交流。
625294252
625294252
625294252

【安文逸生贺/10:00】奶油蛋糕(张安+石冰)

#安文逸生日快乐

千波湖泛着水波,如同硕大的镜面一般将岸上的一片浅碧倒映。

小手冰凉坐在湖边上,白玉般的双脚有一下没一下地拍打着水面,激起几朵小小的水花。

画面静好,如同一副插画。

画面由单人变成双人。

石不转出现在她身后,和她并排坐下,搂住了她的肩膀。

她温柔地靠在了他肩上。

“今天是我mas的生日。”小手冰凉的脸上带着一个甜甜的微笑。

“嗯。所以我mas给他准备了惊喜。”石不转轻轻摸了摸小手冰凉的脸颊,手感很好。

小手冰凉笑了,“你mas会玩惊喜?铁树开花。”

石不转笑着摇了摇头,“你这是个人固有印象。”

“好好好,是我不对。”小手冰凉滚到了石不转怀里,“不过你mas要是没有把小安哄开心,我可为唯你是问。”

“你mas要是开心了,你得奖励我。”

安文逸刚洗完漱,就感觉周围氛围不对。

乔一帆是个乖小孩,不是很会说谎的那种。

所以他现在面对安文逸的时候几乎把“我有事瞒着你啊哈哈哈”写在了脸上。

安文逸皱了皱眉头,拿起手机的瞬间愣住了——哦,原来是自己生日。

他没有戳穿乔一帆尴尬的演技,也没有太在意。生日惊喜嘛,无非是队友一起吃吃蛋糕什么的。

他理所当然地想着。

事实证明,的确是吃吃蛋糕。

安文逸打开兴欣网吧二层的大门的时候,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张新杰正在看着他,手里还举着一个蛋糕。上面有些拙劣而生涩的裱花显示着,这是他自己亲手制作的。

霸图的副队的浪漫不是很华丽,他只是默默地提前一周安排好自己这周的训练,在不耽误战队活动的情况下精心给安文逸烤了个蛋糕。

然后亲自送到了兴欣。

他身上还穿着霸图队服,看样子下午还要赶回去训练。
就这么仓促地赶了831公里,只为了给恋人一个生日惊喜。

谁说霸图的副队只会心脏强迫症的。

一记直男的浪漫打的安文逸血槽直接清零,他怀疑自己已经是灵魂视角了。

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在吃蛋糕了。

蛋糕的滋味很好。张新杰记得安文逸不喜太甜,没有多放糖。

“好吃吗?”来自霸图副队的询问。

“很好吃…谢谢前辈。”兴欣的牧师红了耳根。

朝阳照在奶油蛋糕上,给白色的奶油压一圈细细的金线。虽然被切了一块,但还能看出来——上面的裱花是两个十字架,用一种独特的方式依偎在一起。

“这就是你上周找我要蛋糕配方的理由?”小手冰凉叉起了腰。

“嗯,看着mas为怎么做蛋糕而头疼,我实在于心不忍,而且他找这类东西的效率不高。”石不转冷静地回答。

“你!”小手冰凉委屈,自己的对象拿了自己的秘方去给他mas帮忙,还能不能好了——虽然他mas似乎也是为了哄小安高兴的。

“所以说,奖励?”石不转好笑地看着她炸毛的样子。

“你还好意思要奖励?!”小手冰凉举起光明之证,“我——”

说不下去了,一大口蛋糕被填进了她嘴里。

“好吃吗?”石不转难得地露出了微笑。

“唔…”小手冰凉吞下了蛋糕,“好吃!”她开心地回答。

“不生气了?”

“嗯…”小手冰凉才想起来她似乎应该赌气的,“…看在蛋糕的份上原谅你好啦!”

“还要奖励。”

“奖励嘛…”小手冰凉歪着头想了想,在石不转的脸上亲了一口。

沉默,对望。

屏幕里外,两个牧师和两个牧师都露出了幸福的微笑。

——————————————————————

这哪我谁。
天啊我写了啥。
对不起组织对不起党,我已经是个废手了。
小安生快啦♡
下一棒指路 @不改了我就叫柠檬吧

【段子】恋与制作人+全职高手

突发奇想的段子
无腐向

华锐近期赞助了一家名叫霸图的电子竞技俱乐部。
李总觉得收效不错,决定让电竞选手帮忙拍个广告。
制作人的电话突然打了进来
“李总,霸图的副队广告没拍完要去睡觉了!”
“为什么?”
“他说他十一点必须睡觉。”
“呵,幼稚。”





























于是时间静止在了22:59